集团EAM系统应用

“破净”、资产回表、股权管理压力齐下 银行业资本补充时间窗口不佳困境待解

日期:2018-09-25
集团编辑

集团编辑

尽管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在2017年末达到13.65%的阶段性高点,行业总体资本充足水平较高。但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监管新规将业务规模上限与净资本/净资产挂钩,实际上提高了一定规模下银行机构的资本要求,此外,资管新规正式落地,随着存量非标入表,也将带来额外的资本消耗。

7月11日,中国银行业协会连续第八年发布的《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8)》指出上述状况。

“银行业是金融稳定的压舱石。”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书记、专职副会长潘光伟表示。2017年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企稳,资产质量边际上有所改善,风险抵御能力有所增强。《报告》认为, 2018年银行业监管态势依然严峻,防控金融风险仍将是银行业的重点工作。

有银行“其他一级资本”严重不足

《报告》指出国有大行资本充足水平较为领先。农商行资本充足水平居中,而城商行、股份行资本充足水平相对较低。

“上市银行资本管理普遍存在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资本结构欠合理、资本补充模式较为单一等问题。”《报告》指出,多家银行发行或计划发行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其中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频率最高,其次为可转债,仍以传统工具为主。2017年,A股与H股41家上市银行累计发行优先股约1699.21亿元,二级资本债2320亿元,累计发行可转债400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181亿元。

截至2018年5月末,已有8家A股银行公布了可转债发行计划。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指出,当前银行面临资本补充困境。一是由于监管强化导致业务回表,对银行资本损耗较大,银行的资本能否承受表外业务回表是一个挑战。二是在年初开始加强股权管理,一些不符合监管要求的超标股权需要逐步退出,找到合适的承接交易对手也存在一定的难度。三是银行业估值水平基本处于历史低位,这对于银行资本补充极为不利。“有上市银行市净率已经跌至0.6,如果做财务投资在二级市场买银行股票比定增还便宜。”

截至2017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5%、11.35%、13.65%,高于监管标准2-3个百分点。尽管商业银行整体资本充足水平高于监管指标,但存在结构失衡,一些中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一致或几乎一致,说明其“其他一级资本”严重不足。《报告》也建议,监管部门有必要进一步推出更多能够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创新资本工具。此外,支持银行进军更广阔的境内外资本市场,如支持中资银行探索赴伦敦、新加坡、迪拜等国际金融中心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境外优先股、伊斯兰债券等资本补充工具。商业银行也应该重视资本管理。

不良率或将小幅上升

截至2017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1万亿元,不良率1.74%,连续五个季度稳定在这一水平,但仍需要重点关注部分地区和行业风险暴露情况,《报告》认为,2018年银行业信用风险管理仍面临诸多挑战,但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有望持续保持稳中向好态势。

在抵御风险能力方面,2017年末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30944亿元,拨备覆盖率181.42%,较2016年末上升5.02个百分点,整体风险抵补能力增强。

“未来一段时间,风险挑战对银行业还是非常严峻的,我们估计2018年不良率会继续小幅上升。”曾刚指出。当前监管强化考核,融资环境趋紧导致流动性风险上升,今年实体融资难的情况比较严峻。此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环保成本的上升、乃至当下正在发生的贸易摩擦,对于企业端的影响都会有比较明显的影响。

2017年,商业银行总负债增速只有8.4%,较2016年同期增速16%下降近一半。

受监管加强影响,银行非存款负债业务调整显著。2017年末26家上市银行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136605.7亿元,同比减少11.68%,大幅下降。而存款业务增长压力较大。截至2017年12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167.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8.65%。其中住户存款占比39%,非金融企业占比34.2%,政府存款18.3%,非银行金融机构8.5%。

存款“活期化”趋势也比较明显。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报告》发布时指出,2018年存款业务压力仍然存在,积极财政政策叠加规范财政类存款,居民连续两年加杠杆,将给银行财政存款、社保存款、居民储蓄存款带来较大压力。此外银行资产扩张减速也将制约存款派生能力,金融脱媒深化、互联网金融渗透等都将加大压力。商业银行应积极拓展多元化负债来源。

温馨提示:欲了解更多关于企业资源管理的内容,请点击集团资产管理系统,或拨打010-51246210、010-81059968进行咨询。
分享到:

相关文章: